世界周刊丨德堡的黑幕藏不住了……

      世界周刊丨德堡黑幕:鹰的阴影

      本周全球累计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已经超过2亿例,死亡超过425万例,其中美国累计确诊的病例超过3500万,累计死亡病例超过60万,是累计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和死亡病例最多的国家。

      值得注意的是,美国政府不仅此刻不反思为何抗疫不力,反而处心积虑地把病毒溯源政治化,拼命抹黑中国,试图转移国际社会的注意力,事实上,近期关于美军的德特里克堡生化基地和新冠病毒起源的诸多疑点,已经越来越指向美国军方情报机构和一些美国政客,德堡黑幕的背后“鹰的阴影”越发清晰起来。

      拉尔夫·巴里克,美国北卡罗来纳大学教堂山分校教授、流行病学家,因长期研究冠状病毒,而被美国媒体称为“冠状病毒之父”。

      2020年11月,巴里克在接受意大利媒体“普蕾萨迪雷塔”采访时,提到了实验室合成病毒的可能性。

      美国北卡罗来纳大学流行病学系教授 拉尔夫·巴里克(2020年11月):我们在实验室改造任何东西,我们称之为“签名突变”,就像是你要进行一个突变,就在(基因片段上)写下该物质来自巴里克实验室。

      记者:但如果你不想留下签名,你也可以人工合成一个病毒,使其看上去与自然界的病毒没有区别,是吗?

      巴里克:没错,你可以不留签名进行合成,目前有三四种合成冠状病毒的方法,利用其中任何一种方法,都可以不留痕迹地在实验室制造病毒。

      而在意大利记者带有政治目的的诱导下,巴里克开始胡编乱造,迎合西方记者的思路,把不实言论指向中国。

      巴里克:如果你想问病毒是否在之前就存在,那只能去看武汉病毒研究所的记录。

      而事实上,在实验室进行“病毒改造”,巴里克本人才是世界公认的“顶级高手”。

      2002年,巴里克领导团队建立了世界上第一个以片段组装为基础的鼠肝炎病毒反向遗传系统,这样可以在活体内改变病毒的基因或结构。

      2008年,巴里克在《美国科学院院刊》上发表了一篇论文,详细介绍了自己的团队如何完成“人工制造冠状病毒”的“独门秘籍”。

      “在这项研究里,我们报告一项规模最大的、人工合成的,可复制的生命形态。”

      “这项研究完成了一种全长29.7kb的SARS样冠状病毒的从头设计、合成和激活。”

      在这篇论文里,巴里克宣称,自己发明的“人造病毒”不仅能让小鼠感染患病,还能侵袭人类的气道上皮细胞。巴里克强调,只需要使用商业合成的DNA“碎片”,就能造出一个病毒。

      2020年6月12日,巴里克做客美国“本周病毒学”博客,进一步阐述他的自己的团队在自己的实验室“改造冠状病毒”的细节。

      美国北卡罗来纳大学流行病学系教授 拉尔夫·巴里克(2020年6月):关于建立新冠病毒的老鼠模型,问题是新冠病毒不能在老鼠体内生长,也不能与老鼠的ACE2受体结合,改造新冠病毒是非常容易的,你可以将至少四或五组不同的变异设定放入新冠病毒的受体结合域里去,使得新冠病毒可以和老鼠的ACE2受体结合。(谈到两处对新冠病毒受体结合域的修改时,)其中一个是我们所知特定的(氨基酸)残基,这个残基与人和老鼠的ACE2受体的相互作用是不同的,另一个残基是邻近的脯氨酸,我就是不喜欢脯氨酸在那附近,所以我们就改了。因为我们能做到所以就做了,所以一般来说如果那里有个脯氨酸我就是不喜欢,我也不知道我为何不喜欢脯氨酸,但我就得把它拿掉。

      巴里克这番对“病毒改造”的生动描述,立即遭到同时在线的另一位嘉宾的调侃。

      播客嘉宾(2020年6月):这是我听过的最好的利用“功能增益”的思维过程。

      直播间气氛顿时陷入尴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