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丁·沃尔夫文章:西方的敌人不是中国是自己

      参考消息网8月7日报道 英国《金融时报》网站6月22日发表题为《西方国家的治愈始于国内》的文章,作者是该报首席经济评论员马丁·沃尔夫。全文摘编如下:

      西方国家联盟重出江湖。而且,它的主要目标是对抗中国。在后特朗普时代恢复跨大西洋联盟的愿望是说得通的。然而这个新关注点却具有风险。

      高收入西方国家在拥有共同利益和共同价值观的领域内进行政策协调是合乎情理的。当自身处于衰落,权力正远离美国及其盟国,尤其是转向中国时,情况更是如此。

      中国的崛起是最重要的战略现实。不过就总体而言,高收入西方国家仍然是世界上最重要的经济力量。七国集团成员2021年将创造全世界产值的31%,而世界37个高收入西方国家将创造全世界产值的42%。

      在贸易方面也是如此,七国集团仍占世界商品出口的31%、进口的36%,而中国的这两项占比分别为15%和12%。

      就人均产值而言,高收入西方国家拥有世界上最有成效的经济,而中国的人均产值则落后不少。西方国家拥有大多数全球领先企业、最大的国际金融市场、一流大学和最具影响力的媒体。美国还拥有世界上最强大的军队。  

      总之,高收入西方国家拥有自己的价值观和利益,以及捍卫这些价值观和利益的能力,尤其在它们一起行动的时候。这就是进行合作的理由。

      但计划中的这个新反华联盟则存在更为长远的危险。高收入西方国家保护自己核心价值观的愿望无可厚非。然而对这些价值观的威胁并非来自中国,而是来自更接近自身的地方。最要命的是在确保普遍共享的繁荣和捍卫“民主准则”方面的失败。可悲的是,正是我们自己——而不是中国——的精英阶层造成了这种破坏。与此同时,我们必须认识到在维护和平与保护人类免遭全球威胁——如疫情大流行和环境灾难——危害方面展开全球合作的压倒性需要。

      几乎同样重要的是,没有什么比来自西方国家的持续敌意更有可能把中国人推得更远。

      是的,西方国家必须捍卫核心的经济和战略利益。但它们也应该继续尽可能对贸易和思想保持开放。制裁不会改变中国。

      西方重新尝试合作是件好事。但它们必须设法避免与中国发生灾难性冲突。从长远来说,高收入西方国家如果想要拯救自己,首先必须检视内部。中国并非我们的利益和价值观所面对的最大威胁:我们已经大敌当前,这个敌人就是我们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