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马蜂窝背后的“危险生意”:有商家年售蜂窝超两万斤

      9月25日一早,四川宜宾观音镇,54岁男子廖某某被安葬在距家不远的香樟林中。

      三天前,9月22日,他在宜宾江安县怡乐镇山林中,身穿防蜂服摘取马蜂窝时,不幸被困25米高的树梢之上。当消防人员历经20多小时将他从树上救下来时,他已不幸身亡。

      记者在当地走访发现,观音镇已形成一个摘取马蜂窝售卖的产业,当地有上百人在从事这门“危险的生意”,他们被称为“找蜂人”。观音镇是宜宾“找蜂人”较多的镇,已形成了自成体系的产业链。

      悲剧发生

      男子穿防蜂服摘马蜂窝

      被困25米高树梢身亡

      54岁的廖某某是宜宾市叙州区观音镇人,9月22日中午,廖某某和妹夫等四人前往宜宾市江安县怡乐镇天堂村山茶树组,准备摘取一棵大树上的马蜂窝。

      对廖某某来说,摘取这个马蜂窝充满了挑战——蜂窝直径超过一米、位于大树的树梢位置,距地面约30米,相当于10层楼的高度。廖某某需要徒手攀爬至蜂窝处,还要设法把蜂窝取下来。

      当天,为防止被马蜂蜇伤,廖某某穿戴好橙色防蜂服,系上安全绳,从地面开始往马蜂所在位置攀爬。气象资料显示,9月22日宜宾一带最高气温达到32摄氏度,天气炎热,而且太阳毒辣,这增加了廖某某摘取马蜂窝的难度。

      9月22日14时20分,同行者发现已爬到距地面约25米高度的廖某某遇险,其头部朝下耷拉着,右膝盖部分卡在树杈之间,呼之不应。廖某某妹夫借来木梯,爬到其身边,却因马蜂袭击和体能消耗过大的原因,无法解救被困的廖某某。

      随后,宜宾江安消防救援人员接到报警赶来后,也因蜂群阻挠等原因无法施救。直到9月23日14时02分被绳降至地面,廖某某在树上被困的时间超过24小时,其已不幸身亡。

      据养蜂业内人士分析,廖某某并非摘马蜂窝专业人士,其穿戴的防蜂服有内置风扇提供空气和散热,“很可能由于其经验不足,导致风扇断电因窒息和酷热而死。”

      廖某某的老家在观音镇下辖的一个村子。当地村干部告诉记者,廖某某今年54岁,夫妻俩以务农为生,每年卖香樟油有约一两万元收入,这是其家庭收入的主要来源。最近几年,廖某某在秋季会进山寻找蜂窝,变卖蜂蛹增加收入。

      村干部告诉记者,前些年,廖某某的独生儿子小廖读书花了不少钱,因此廖家经济条件一直不算宽裕。小廖毕业后在外地工作,平时只有廖某某夫妻俩在家。

      小廖告诉记者,父亲出事时穿戴的防蜂服是去年他在网上给父亲买的。“想到他爱吃蜂蛹,要自己去取,为了他的安全,不被野蜂蜇伤,就给他买了防蜂服。”

      背后生意

      当地摘马蜂窝卖蜂蛹成产业

      有商家年售蜂窝超两万斤

      观音镇位于宜宾市叙州区北部。在观音镇江西街(观音农贸市场对面),三家店铺门口密密麻麻摆满了马蜂窝。店主郑国英告诉记者,这些大小不一、形状各异的马蜂窝都是观音当地人摘的,他们把专门寻找并摘取马蜂窝的人称为“找蜂人”,约有上百人。

      据郑国英介绍,观音镇的“找蜂人”不仅在观音、宜宾范围取马蜂窝,甚至在云南、贵州、重庆的山区寻找“猎物”。因此,观音镇卖出去的蜂窝、蜂蛹来自全国各地,成了餐桌上的美味佳肴。

      当地主营野生蜂蛹销售的商家都知道廖某某摘取马蜂窝死亡一事。郑国英告诉记者,找蜂人只要取回了蜂巢就会送到店铺上销售,然后再去寻找。四川宜宾胡蜂养殖专业合作社负责人洪峰告诉记者,野蜂学名统称为胡蜂,马蜂只是胡蜂的一个品类,而马蜂又有不同分类,分布在四川、云南、贵州、重庆等山区。其幼虫即蜂蛹含有丰富的蛋白质,营养价值极高,是高档食材。

      在宜宾一带分布的马蜂以“游七里”(蜂群势力范围以蜂巢为中心的七里区域)为主,其蜂刺内的毒汁具有较大毒性,轻则蜇伤处麻木红肿、疼痛难忍,重则破坏血液系统,导致人员、动物死亡。

      洪峰介绍,根据他从业胡蜂养殖、蜂蛹购销多年的经验推测,来自四川、云南、贵州、湖北的“找蜂人”队伍保守估计至少在5000人以上,观音镇是宜宾“找蜂人”较多的镇,约有七八十人(另外还有一些人业余也卖蜂窝蜂蛹),确实已经形成了自成体系的产业链。

      郑国英是观音镇最先开始集中收购、批发零售蜂蛹的商家,她的店铺主业是销售散装白酒,而每年野蜂成蛹时,店铺主业就变成了买卖蜂窝、蜂蛹。郑国英告诉记者,每年仅她家销售的蜂窝就超过两万斤(十吨)。而她的两位邻居,如今也开始买卖蜂窝。

      据洪峰介绍,“对于‘找蜂人’来说,平均每天的出货量在80斤左右,人均日纯收入可达到1500元以上。”

      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 罗敏